无性繁殖的EW

人终有一死 03

这一篇是我心里yy很久的银时的结局,亦是银魂的结局,不过……不太可能吧?猩猩那么宠银时的说。。。

 

人终有一死(all银)

 

    时值明治三年,江户迎来真正的和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转眼已是十月,几天来有小道消息称,来自政界军界商界娱乐界甚至他国的多位重要人物频频聚首,让人很是担心这短暂的和平会不会又出什么岔子。

    “所以说要有一个浪漫温馨的情调啦,整什么户外,你是小学生么!整天打野战都不想回屋了么!”

    “区区警察的副局长真是好大的口气,庆祝果然还是要放烟花,华丽一点比较好。”

    “那么折中一下,就在五星级酒店的顶层布置一个房间看烟花吧。这才比较有精英中的精英的做派。”

    “同意。在下认为再加上一些音乐就更加迷人了。”

    “吉原会带来很多艺妓助兴的。”

    “艺妓什么的很无聊啊。果然还是准备很多食物比较有价值吧。还有米饭可一定要大量啊。”

    “笨蛋老哥要是加入了米饭会不够吃的阿鲁。”

    “啊哈哈哈不要紧的,物资方面就交给我来办吧啊哈哈哈。”

    “你们一个一个怎么可以这样堕落,武士的精神在哪里?明明知道他喜欢大胸姐姐的,所以当然要请来女仆cosplay!”

    “你们就没有一个人想到老板不喜欢的东西么?比如土方先生之类的就不要参加吧。”

    “喂!”

    “……我说你们玩儿够了没?!十号的地点和活动早就定好了吧,在这里瞎讨论什么啊!你们到底有没有身为高层的自觉啊!为什么我觉得日本的未来很成问题啊!”

    “新八小舅子说的对!大家都别玩儿了,严肃点严肃点。”

    “……”

    “那么,十号见。”

 

    在普通人看来,十月十日的聚会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日派对罢了——只是一个恰巧有很多重要人物出席的生日派对罢了。然而在参与者眼中,它却意义非凡。每个人都推掉了自己所有的公务私物,聚集在一个有些偏远的废弃山村里。在这里,他们一年前开始集资修建一个很大的园子,园子中间保存着已被烧毁的建筑——过去的松下村塾。他们于零点准时吹熄巨大的草莓蛋糕上的蜡烛,在天空中燃放绚丽的烟火,悠远的乐曲奏响,他们齐声说“生日快乐,银时。”

    在草莓蛋糕的正前方,竖立着一幅巨大的画像。

    坂田银时已经去世一年了。

 

    一年前,新政府根基刚稳,很多人尚且对政府充满怀疑,尤其是人事任命方面,过去攘夷与幕府方面的领导人竟然都被任命为新政府的高官,这让大家不可理解。然而,各位有着新仇旧恨的新政府官员们却奇迹般的相处融洽,这就更不可思议了。官方的解释是,因为明治天皇的处理有方与各位官员的深明大义,然而坊间却流传着另一个解释。

    一切的功劳都来源于一个不存在于正史,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男人。

    传说他是攘夷时期让敌我双方都畏惧的武神,却在攘夷战争之后销声匿迹隐于市井。

    传说他交友甚广,上至高官下至市井,黑白两道敌我双方都有非常铁的朋友。

    传说他只身化解了夜兔族中知名的怪物家庭的矛盾,并促使夜兔、央国、莲蓬、荼吉尼等天人强族与地球建立了友好关系。

    传说他使得江户两大警察组织握手言和;让鬼兵队这一激进攘夷组织变为温和派;还促成了高杉与桂率领的两大攘夷组织的合并。

    传说他斡旋了快援队、攘夷组织、幕府警察组织的暗中结盟,使其共同对抗操纵幕府的元凶天道众,春雨的中立似乎也是他的功劳。

    传说他说服两任将军,成功促成“大政奉还”。

    传说他……

    传说就只是传说而已,这个传奇般的男人到底做了多少,又是怎样做的,知道的人全都选择了沉默。然而传说中的配角们却巧合般的要在十月十日开一个小型聚会,这让沉溺于传说的百姓们又多了一些谈资。

    然而聚会却没有开成。同一天,江户的一间屋子里发生了一桩杀人案。被害者只是一名普通男子,身体中了毒,又被人割了大腿动脉。本来只是普通的案子,但是政府对案件消息的封锁却太过严密。官方只说,凶手是政府的重要通缉犯,天道众的暗杀部队精英——胧。官方说,胧是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杀害了这名恰巧挡住他逃路的男子,随后胧在监狱里对案件供认不讳,一天后自杀,结案。而关于那名普通男子的身份来历,官方却一概没有报道。

    “这太假了,政府一定在隐藏着什么!”人们读着报纸,如此评论道。

 

    最早接到消息的是信息灵通的坂本和高杉。等众人匆忙赶到万事屋的时候,他们看到银时靠在衣柜旁,已经断了气。

    神威的脸上没有半分笑容,他一个转身,就要出门,却被神乐拦了下来。“笨蛋哥哥,你忘记爹地那个时候是怎么说的了么!”

    总悟拿出了工作用手机,却在拨号完成之前被土方抢了过来。“别耍小孩子脾气了,你还想给银时添麻烦么。”

    “呵,所以说你们这群幕府的狗还真是不能让人相信啊。”高杉吐出这句冷冰冰的话。土方刚想反驳,却被桂抢了白:“冷静点,高杉!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幕府了。”

    ……

    沉默。

    “新八君,银时的胸口似乎有东西,你过去看看吧。”打破沉默的,是坂本。

    新八从银时的胸口处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行字:

    “人终有一死。”

 

    “生日快乐,银时。”

    众人开始唱起了歌,先是“生日快乐歌”,然后是“化作千风”。唱闭,他们切开了那个巨大的草莓蛋糕,每个人都把草莓放到了画像面前的盘子里,然后默默地吃蛋糕。

    这时,远处传来了敲门声。

    私人领地,又地处偏远,实在想象不出半夜三更会有客人拜访。但是,或许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吧,众人打开了门。走进来的是一个面相凶狠,身材粗壮的男人,手中却拿着一个笔记本。“各位好。我叫鯱,和坂田银时是曾经的狱友,也是一起创作漫画的伙伴。我现在是个新人漫画家,不过业余时间也写写小说。”

    “……我这次来,是想知道银时大哥死亡的真相的。”

    他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我知道这是不允许说的事情。但是我真的想知道真相,哪怕一丝一毫也好,拜托各位了!”

    众人沉默了。良久,近藤说:“或许,我们可以每个人说一句话吧。这是个特殊的日子。”

 

    “作为警察局现任副局长,我的身份特殊,不便说什么话。我的职责是保护市民的安全,这也是他所希望的。抱歉了。”

    “所以说整天啰啰嗦嗦的土方先生还是去死吧!特警队可没这么多规矩,我那个时候恨不得集结队士把罪魁祸首给宰了,不过你知道有些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吧,大叔。老板是被胧给杀掉的?哼,你觉得这世上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够杀掉老板呢?”

    “我以警察局局长兼精英中的精英的身份奉劝阁下一句,不要太过深入精英们的世界,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呢。警察局受天皇陛下任命,为日本国服务,一切违反原则的事,我们都是不会做的。”

    “过去幕府的狗还是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啊。银时已经死了,不会因为你探究真相就活过来的。银时留下的这个世界,我会替他好好守护。你记住,我们陆军从来就没有效命过什么天皇。”

    “高杉你有的时候总是说话不知道节制。其实我们在想,如果那时候我们没有那么显眼的准备什么聚会,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不过现在,我们倒是被允许每年可以准备一次聚会了。”

    “啊哈哈哈小哥你看,进入政界的人说话就是要这么小心翼翼。所以我当时才推掉了什么大藏大臣的任命。不过天皇陛下确实是很好的人呐,我可是很少夸人呢。”

    “其实我特别想杀了那个人呢,可是不能够哦。武士先生都允许他杀了自己,我怎么能随便破坏武士先生留下的人呢。短期内春雨不会骚扰江户的,毕竟这个国家还很弱。”

    “笨蛋老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含蓄了阿鲁。其实,我们真的很想再见到小银,真的很想,真的很想……”

    “日轮说,天上的太阳不需要两个……”

    “白夜叉的曲调很迷人,但是只有在那种喧嚣的时代才合得上节拍。他的曲调在这个时代太突兀了,所以他自己选择了停止。在下是这么理解的。”

    “抱歉了,鯱先生。结果大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大家只是在新时代努力活着而已,为了继承那个人的意志,为了替他继续看着这个世界。或许就像他说的一样,人终有一死,等到使命完成的时候,就是该离去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想,也许阿银就是为了拯救我们而存在的,现在我们因为他改变了,所以他就可以离去了……也许,是我们害死他的呢。”

    ……

    “所以,其实真正杀死银时的是……”

    “嘘。”

 

    “让我们为江户的和平,干杯吧!”

 

人终有一死  正文FIN

 

=======================================

某大人物被我打成筛子了真的非常对不起!御免なさい!

我知道写的很渣,因为真的要直视银时我会变得很奇怪的。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