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繁殖的EW

1-4

第二天,当杨睁开惺忪的睡眼,他发现年轻军官正在冲他微笑。

“啊,那,那个……您好。”

杨抓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略带歉意地打了招呼。

“你好,杨。要不要去见梅尔卡兹上校?带上你的行李吧。”

“带上你的行李”,杨自嘲了一下。自己已经没什么可称为行李的行李了。仅仅是几件换洗的衣服,一个装有1500帝国马克的信封,以及父亲的骨灰盒——在前途未卜的那几天里,杨决定将父亲的遗体火化,方便携带。他最喜欢的历史资料,全都存在父亲的电脑里,那电脑被人拿走了;不过,杨之前就把电脑里的资料消除干净了,对帝国军则是谎称是故障所致,杨觉得,那是他作为同盟公民最后的义务之一。“孑然一身”,杨觉得这个古代中国的词语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杨就这样带着少的可怜的“行李”再次见到了梅尔卡兹。梅尔卡兹简单问候了杨,然后说:

“要不要,跟我一起会奥丁?”

“奥丁?帝国的……首都?”

“是的。你还不到16岁吧?还是未成年,虽说已经取得了平民身份,但你可曾想过要如何活下去?”

杨低头看了看自己脖子以下的部分,默默地摇了摇头。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说,真的是很没用的吧?手不灵巧,腿脚无力,一手字倒是还说得过去,可是用这个谋生就有些欠缺。而脖子以上又如何呢?有用的技能几乎不会,唯独历史和杂七杂八的知识倒是懂的不少——可是无法谋生啊。哦对,语言,或许自己可以做个同盟语翻译?可是,这么快就背叛自己的祖国——应该说“前”祖国——还是有些别扭。唉,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再流亡回同盟什么的,根本就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了吧。

“可是……这会给上校您添麻烦的吧?”

杨很想,或者说只能求得梅尔卡兹的帮助,但他并不是个喜欢依靠他人,给他人添麻烦的人。所以,他很矛盾。

“不会。说起来,你的运气确实很好。我在行星埃森的任期即将结束,不日将返回奥丁。那里有我的妻子,还有一个10岁的女儿,我想,女儿大概会很欢迎有个哥哥的。”

“可是……呃,那就麻烦您了。”

就这样,杨被梅尔卡兹带回了银河帝国的首都奥丁。在前往奥丁的飞船上,杨对梅尔卡兹讲了很多自己的事,包括自己之前想要读大学历史系的事。杨本来没想要告诉梅尔卡兹的,因为他不想给这位军官添更多麻烦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亲近梅尔卡兹,似乎从梅尔卡兹身上可以找到一丝父亲的影子,虽然他们完全不同。梅尔卡兹表示,杨到了奥丁可以读历史系,帝国也是有很好的教育的……

 

帝都,奥丁。

梅尔卡兹为杨联系了一处公墓,安葬了杨的父亲。墓志铭非常简单——杨泰隆,一位成功的商人,一个好父亲——当然,只能用帝国语书写,杨在心中把这句话译成了同盟语。

随后,杨第一次踏入了一个帝国家庭的大门,见到了梅尔卡兹的夫人与孩子。他同他们一起吃了顿午餐,梅尔卡兹夫人礼数周到,但,不带任何多余的温情。杨隐隐觉得,梅尔卡兹上校的脸色不太好看。饭毕,梅尔卡兹夫妇进了内屋,似乎要讨论些什么,小女儿则是自顾自地看着立体电视上播放的卡通片。杨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

“他是个好孩子。”

“我也认为他是个好孩子,可是,他同时也是叛徒那边来的孩子,不是吗?”

“他还只是个孩子。何况同盟……并非你想象的那样。”

“我想象的是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帝国认为的是怎样。老公,你身为平民,却能位列帝国军上校,为人正直,我很为你骄傲。然而,我也要为这个家庭的基本安全着想。我们或许可以小心地暗中接济那个孩子,然而我们真的不能公然收养他啊!”

“……”

良久,梅尔卡兹把杨威利叫了出去。

杨当然听不到梅尔卡兹夫妇交谈的内容,但是他能够猜出来,这并不难。他并不怪梅尔卡兹夫人,正如他并不怪那些走掉的船员们。相反的,他甚至感激这位夫人,她让他吃到了他很久很久都没吃到的家庭午餐。杨静静地,等待着梅尔卡兹上校开口。

“很抱歉,杨……”

“您不必自责,您已经对我帮助太多了。我之后会在奥丁找份工作,生活下去的。”

“……你不想,继续读历史了吗?”

“想啊,可是,我查过奥丁的大学,学费太高了,又几乎没有奖学金……我不能再麻烦您了,真的不能。”

“那么,你想到要找什么工作了吗?”

“……现在还没有,但总会有办法的。最困难的时期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梅尔卡兹真的觉得自己很佩服眼前这位少年,不仅仅是因为他决策时的魄力,周旋时的智力,更为他的这份不论何时都充满希望的淡然心态。如果帝国能够多几个这样的年轻人的话……啊,他已经是帝国人了呢。梅尔卡兹突然觉得,银河帝国的未来,银河系的未来,或许要发生些大变化。

“去读士官学校吧。那是个不收学费,却能给你全面培养的地方……”

“谢谢您的好意,可是我小脑不太灵光,身体素质也很差,并不适合当军人。何况,我还是想尽可能的学习历史……”

“所以你可以去士官学校啊,那里有战史系,虽然只是研究战争相关的历史……不过,人类的历史,本来就充满战争吧?”

“真的?嗯,您说的没错……”

“只是,进了士官学校,将来就会成为帝国军人。你有可能……会与你那一边作战……还是有些残忍。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可能调你去后方部门……”

“谢谢您的建议,我决定去读士官学校!至于将来……到时候再说吧。”

梅尔卡兹没有料到,杨威利会这么轻易就接受了他这个很残忍的建议。“到时候再说”,他隐隐觉得,杨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杨比他见到的其他同龄人更加早熟,价值观已经基本成型,这样一位少年,在帝国又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呢,梅尔卡兹心中开始期待了。

“银河帝国与你们那边不同,在追求自由之前……”

“我都明白的,放心吧。”

“嗯,我知道你很令人放心。哦对了,明天庆祝一下吧?”

“啊?”

“明天,是你的16岁生日,对吧?我们全家为你庆祝,来帝国的第一个生日。这是全家的主意,不要推辞啊。”

“……嗯。”

宇宙历783年,帝国历474年,4月4日,杨威利度过了他的16岁生日,这也是他在银河帝国度过的第一个生日。随后,他得到时任上校的梅尔卡兹的推荐,考取银河帝国士官学校的战史系,并以略高于分数线的成绩被成功录取,正式成为了士官学校的一名学生。

一个在自由行星同盟生活了近16年的少年,从今以后要以银河帝国平民的身份生活下去。这一转折,日后将对银河系的未来产生何种影响,当时还无人可知。


TBC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