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繁殖的EW

1-1

前言:要说些什么吗?总之,这是某天开的一个脑洞。假如杨在帝国,这是很多人都幻想过的,但是如果杨一开始就在帝国,他最吸引人的精神又如何能够保留呢?所以还是中途加入帝国吧!然后别扭着,彷徨着,寻找着与帝国众人的相处之道。……貌似,好长。开头就写了1万字吧,貌似。之后的脑洞还没开始开,所以也许就只有个1万字的开头了……唉……总之,这是篇文笔烂,脑洞没开完,连题目都没想好的坑=。=下面开始。




“什么?你说你想要去学历史?”

广阔的宇宙空间内,一艘商船正在航行。不知为何,从舰长室内传出的声音,其话题却与商船的航行或是交易无关。浑厚的声音中透出三分惊讶,与更多无可奈何的包容。

“嗯……好吧。迄今为止也不是没有靠历史赚大钱的人啊。”

“太好了!谢谢父亲!”

正处于变声期的青涩嗓音,透出声音主人满满的欢欣。就在刚才,一位少年得到了可以朝着自己兴趣迈进的允诺。此次宇宙航行结束之后,他将要进入海尼森纪念大学的历史系学习,之后会做一名历史研究员,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混成一名二流的历史学者。不管怎么说,他可以尽情的研究历史了——未来本该是这样的。

 

“杨舰长,核融合炉发生故障,请马上到机关室来。”

“好,我这就去。威利,等我回来再跟你讨论上大学的细节吧。”

叫做杨泰隆的商船舰长,匆匆丢下一句话,就跑了出去。而叫做杨威利的15岁少年,呆呆地目送着父亲离去的背影,他的思绪早已飞到不久后的玫瑰色未来,眼前的小小插曲并未给他造成丝毫影响。

不过很快他就会意识到,这并非命运女神的小小玩笑,而是彻底改写了他的未来。但是,他又要等多久才会意识到,这个“小小插曲”是命运女神精心设计的纺线,改变的远非是他一个人的未来呢?

 

“对不起,当时舰长看到情况危急,顾不得穿防辐射服,直接接近了核融合炉,用双手阻止了事故扩大……”

技术员饱含歉意的解释并没有飘进杨威利的耳朵,他此刻回想的是父亲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等我回来再跟你讨论上大学的细节吧”,看来种种细节只能由他自己来思考,来完善了吧。不过在此之前,自己是否能够平安回到自由行星同盟的首都海尼森呢?——毕竟现在商船正行驶在“敌对势力”银河帝国的管辖宙域内啊。

“现在该怎么办?马上掉头回费沙吧!”

“很遗憾,核融合炉故障之后,剩余燃料已经不足以返回费沙了。”

“什么!?那,那到底要怎么办!连个副舰长都没有,我早就说过这次航行太乱来了!啊,我可不想被抓进矫正区啊!”

“这个……您问我也没办法啊……”

杨威利看着急到跳脚的会计与正在无奈地安慰他的技术员,还在感叹那个“玫瑰色的未来”的离去。离去?不,现在或许还并不算已经离去。杨威利从来就不算个喜欢承担责任的人,应该说他天生没有那种领袖霸气,他只想悠悠闲闲地看他喜欢的历史书,喝他喜欢的红茶,平凡地过完一生。然而,当他的这个小小的愿望——悠闲地看历史书——受到威胁时,他必须也乐意站出来,为保护自己的小愿望努一把力。

“请问,飞船燃料还够支撑到目的地吗?”

“嗯?啊,当然够,其实离行星埃森已经很近了。”

技术员似乎没料到这个15岁的少年会突然开口。

“那么,航行到埃森还有别的技术问题吗?”

“没有,航路已经经过测算,动力、氧气、食物和水也都够用,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照目前的情形,还有半日就可以抵达了。”

“莱纳叔叔,关于降落之后的交易事项,父亲跟你提起过吗?”

名叫莱纳的会计蹙了蹙眉,没好气地说道:

“没。前~舰长大人他说这次交易事关重大,怕泄露秘密所以没告诉咱们啊。这下倒好,他撇下咱们自己先走一步了,可苦了活着的人呢!”

“那么,船上金钱是否足够进行补给?”

对于会计的一贯嘴脸,杨决定不予理会,毕竟现在情况紧急,要是内部再起什么斗争就太不好办了。

“这倒是够,前舰长大人在费沙换了很多帝国马克。”

“那么,就照原计划在行星埃森降落吧。我们直接进行补给,然后经由费沙,返回同盟。怎么样?”

对于少年杨提出的这个方案,会计与技术员并没有反对,毕竟,他们也提不出更好的方案了。

 

飞船发生故障,舰长因此逝世,这个消息经由广播被传达给全体船员。比起流言,还是电信号与声波传递的更快。除了真实消息,还有夹杂着“善意的谎言”的安抚:飞船将按照预定于行星埃森降落,取得补给后直接返航,一切流程都是熟悉且安全的,请船员们避免不必要的惊慌。

自己只能做到这样了,杨威利想道。尽管船员们未必会完全相信广播,但总比封锁消息、任流言四起的情况要好一些。打定了把剩下的事交给技术员与会计叔叔处理的主意后,杨就像自己从来没有参与过这性命攸关的决策似的,再度沉浸于不知道是什么的幻想之中了。

而船员们却个个愁容惨淡,每个人都在哀叹这次航行的危险。是的,就算没有此前发生的一连串不幸,这次航行也注定是危险而不平静的——杨泰隆的商船要经由费沙,直接与帝国本土进行贸易。虽然帝国所辖行星埃森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但靠着费沙详尽的各类资料与以前的几次贸易经验,取得基本补给并返航应该还不是那么困难。

 

绕过费沙的中间商,同盟商船直接与帝国本土进行贸易——这听起来疯狂,但在帝国与同盟并存的漫长历史中,却也有少数大胆而精明的商人实践过。杨泰隆就是其中之一。

“不论政治与军事上如何对立,人们始终是要生活的呀,所以经济上的往来是不可能被禁止的。所以啊,威利,绝不可以轻视金钱。”杨泰隆如此向自己那个一向没表现出什么经济头脑的儿子解释历次危险航行的理由。

 “这么重要的买卖,怎么能让费沙垄断了去!这才是父亲的心声吧。”杨威利腹诽道。

银河帝国与自由行星同盟,在长达150多年的岁月中,表面上与实际上一直保持着政治上的敌视与军事上的对抗,同时也似乎断绝了经济上的一切贸易活动。但是,正如杨的父亲所说,人总是要生活的,或者更露骨的说,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因此,出于“帝国的某品牌红酒更醇香”、“同盟的某项技术很有用”,甚至是“得到敌国的东西很刺激”之类的理由,两国间的经济联系,虽然远非密切,但确实存在。这种经济联系,几乎全部由费沙垄断,作为能够在贸易上连接两大势力的唯一口径,费沙依靠垄断两国间的贸易积累了大量财富。然而,经济是由一只看不见的手主导的,不论条件多么苛刻,在漫长的年月中,在两国中总有很少数的商人冲破层层阻隔,从费沙的手中分一杯羹,直接与另一国家进行贸易。不过,由于此种贸易无法像费沙一样获得官方非正式的认可,因此也就无法留下正式记录。因此这类大胆而精明的商人,往往很少依赖前人的经验,而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想出具体的贸易方法。杨泰隆便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并成功做了几次危险生意。

飞船先由同盟出发,以与费沙进行贸易的名义抵达费沙,然后,在这里运用某些不可告人的隐秘手段,伪装成费沙的商船,驶入帝国,直接完成贸易。这样一来,少了费沙商人的转手,杨泰隆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卖货物,获得更高的利润。此次,商船上装载着同盟的一些很受欢迎的机械、茶叶、及不少珍贵古董(这些古董中有一大部分是杨泰隆的私人收藏),要换取帝国著名的红酒、卷烟及手工制品。

 “如果不发生这种意外的话,单是这次贸易就足够赚来自己未来四年学习历史的学费与生活费了吧?生活还真是不能尽如人意呢……”飞船逐渐驶向目的地,而杨威利仍然沉浸在这种对生活的偶尔感悟之中,毕竟,在拿定主意之后,飞船的具体操纵就不是他能够管的了。

“停船!贵船已进入银河帝国军包围之中,放弃抵抗,请停船!”

把杨威利从感悟中唤起的,是外面传来的军方广播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若是平时,商船只要正常进港就可以了,根本不会惊动什么军方。这次航行,坏运气似乎接二连三,挥之不去……


评论

热度(3)